好看的言情商战小说,评分9.5以上的都市小说
<
当前位置:

呢绒衬衫写的新小说

2021-11-25 11:22:05小说名绝世强少作者呢绒衬衫追书云

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韩进唐芸的小说是《绝世强少》,它的作者是金牌写手呢绒衬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夏夜已很深,整个维科别墅群笼罩在黑夜的静谧中,虫声啁啾。吱——!一辆法.....

呢绒衬衫写的新小说

《绝世强少》

夏夜已很深,整个维科别墅群笼罩在黑夜的静谧中,虫声啁啾。

吱——!

一辆法拉利在别墅的车道间飞驰,猛地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一栋别墅的大门前。尖锐的刺响声顿时引起阵阵犬吠声。

车门打开,走出一位差不多二十岁的年轻人。年轻人手里紧紧地抱着一个精致的木盒,此时一脸急切,连车门都来不及关就冲进了别墅。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走出一位身姿妙曼的美丽少女。

“韩进,东西拿到了没?”少女劈头就问,眼中充满热切,显然已经等待很久。

“恩!”

叫做韩进的年轻人将手中的木盒递到了少女的面前,一脸紧张道:“小柔,我从家族密库跑出来的时候,可能被发现了,我们赶紧走吧。我已经订好了飞往澳洲的机票,咱们远走高飞,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小柔轻轻地打开手中的木盒,顿时一股清气喷涌而出,四周闷热的空气仿佛在刹那间被涤荡得清凉舒爽。她全身的血液刹那间沸腾了起来。

“果然是韩家至宝,淬元丹!”刑小柔眼中充满掩饰不住的激动之色:“使用淬元丹,我的功力可以更上一层楼,而且能打通全身经脉,从此一步登天!”

韩进微微皱了皱眉:“小柔,别耽误时间了……”

刑小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韩进,事到如今我跟你说清楚了吧,我不会跟你走的。”

“什么?”

韩进面色大变:“你……你说什么?咱们昨天不是已经约定了,我盗取家族宝物,你跟我远走高飞,为什么现在要反悔?”

“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远走高飞?韩进,你太自以为是了。告诉你吧,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刑小柔淡淡地说道。

韩进大声道:“是谁?”

“是我!”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别墅中传来。

韩进转头一看,只见别墅中走出一位面如冠玉,潇洒俊朗的年轻人。

“你……你是巫家的少主,巫龙?怎么会是你?”韩进蹬蹬蹬地倒退三步,一脸的难以置信。

“小子,你还不明白?你一个没爸没妈,靠着爷爷庇护,勉强在家族苟延残喘的废物,小柔怎么可能喜欢你?而我,是为来巫家的家主,手握重权,只有我才配得上她!”巫龙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顺手把刑小柔搂在了怀中。刑小柔并不挣扎,一脸柔情蜜意,手中还在把玩着韩进给她的木盒。

韩进双目赤红,气得全身发抖:“小柔,你不喜欢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要骗我去盗取家族重宝,把我往绝路上逼?快把淬元丹还给我!”猛地向前踏出一步,伸手就往刑小柔手里的木盒子抄去。

“找死!”巫龙冷哼一声,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庞大的威势,飞起一脚就向着韩进的胸膛踹去。

这一脚快的不可思议!韩进只看到一道影子,身体便如遭雷击,倒飞了出去。

“你……五级巅峰!”韩进狂吐鲜血,一脸死灰色。他平时修炼也算勤奋,这么多年,也就才三级巅峰,面对五级巅峰,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韩进,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有了淬元丹,下一届的族比我才会大放异彩,从此进入刑家的高层。”刑小柔平静地说道。

韩进惨然大笑道:“原来如此,没想到你这个女人野心这么大,我真是瞎了狗眼。难道你们以为韩家会善罢甘休?”

“韩家?只要你死了,也就没人知道这件事了!”巫龙诡异地笑了笑,突然伸出手掌,向着韩进的脑袋拍去。这一掌劲风肆虐,一旦拍实了,绝对脑壳破裂,一命呜呼。

韩进大吼一声,运尽全身内力聚集于手掌。

轰隆一声响,韩进再次喷出鲜血,身体倒飞出去十几米,再也爬不起来。

“去死吧!”巫龙来到韩进面前,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举起手打算补上最后一掌。

“住手!”

正在这时,突然一道大喝声传来。这声音中气十足,雷声滚滚,威势不凡。

“不好,是韩家的高手!快走!”

巫龙脸色一变,顾不了韩进,转身就拉着刑小柔逃进了别墅,关上大门。

一道人影从黑暗的虚空中激射了出来,魁梧的身材,根根倒竖的虬髯,一双精炼的双目。因为他之前的移动速度实在太快,与空气摩擦,他肩上的皮夹还冒着丝丝白烟。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名身穿休闲装的中年人。

“少爷!”虬髯大汉一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韩进,面色一变,魁梧的身形当空一晃,竟然就站在了韩进的旁边。他一把抱起韩进,雄浑的内力输进韩进的身体中。

此时,另外两名中年人冲进

了别墅,绕了一圈之后,竟然一个人都没找到。

……

韩家。

会议厅里坐满了人,连长期闭关,平时难得一见的大长老和二长老都赫然在座。

韩进脸色苍白地跪在会议厅的中间,双目无神。或同情,或痛恨,或幸灾乐祸,或怜悯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会议厅的气氛异常严肃。

“家主,各位长老,现在事情已经很明了,韩进盗窃家族重宝,应当处死!”一道有些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韩进瞥了一眼,是二叔韩世平。

他自嘲地笑了笑。父母早在十年前的一场飞机失事中死去,自己一直都是在爷爷,也就是现任家主韩振天的庇佑下生活,倒也没怎么受到欺凌,只是也没什么地位。但是二叔韩世平却一直将自己视为眼中钉,也许是他怕爷爷一个糊涂,把家主之位传给自己吧?据说……以前爷爷的确有这个打算的!

二叔韩世平一直在谋划着将自己的儿子韩峰弄上位,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

“没错,韩进已经是严重背叛了家族,必须处死,否则对我们韩家这么多子弟太不公平了!”韩峰这时候也站出来,附和自己的父亲。

“是啊是啊,我们也支持!”会议厅里顿时响起一阵讨伐之声。

“进儿,你太让爷爷失望了!”坐在主位上的韩振天看着落寞的韩进,满脸失望之色。

“对不起,爷爷!”韩进低着头。他知道,爷爷对自己一直都有很高的期待,自己也一直很努力,但是……没有但是了,他心中充满了悔恨。自己怎么会那么单纯,竟然被刑小柔耍的团团转。

“各位长老,进儿虽然犯下弥天大错,但是年纪还轻,念在他也是受人蛊惑,给他一次机会吧。”韩振天转头看向旁边的五位长老。

“振天,你这是什么话?淬元丹是我们韩家老祖宗留下的宝物,只有这一颗了,这次损失太大了。给他一次机会,以后我们还怎么服众?”三长老冷冷地说道。

韩振天却没有理会他,转头看向大长老。韩家一共有五位长老,大长老和二长老几乎不管事,但是他们一旦管事,则是拥有至高无上的话语权。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现将韩进逐出门墙,收回韩家给与他的一切!从此以后,韩进与韩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大长老淡淡地说了一句,起身而去,二长老也跟着他走了。韩振天看了韩进一眼,深深叹了口气,也转身离开了。在这刹那之间,他好像又苍老了许多。

三长老见自己的意见被这么不重视,脸色很难看,眼中闪过一阵煞气。他冲着一边的韩峰使了个眼色:“既然大长老说话了,就这么办吧,废了他的武功!”

“遵命!”韩峰从旁边跳了出来,一脸狞笑地来到韩进的身前。

“韩进,你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韩峰将手摸在韩进的小腹部,轻轻地揉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安慰韩进。其实随着他的揉动,丝丝内力顺着他的手掌侵入韩进的丹田,韩进的丹田在寸寸崩裂,剧烈地痛苦让韩进全身都在禁不住的颤抖。

“你平时不是很牛气的吗?现在家主也帮不了你了吧?哈哈哈,韩进,自作孽不可活啊!”韩峰得意地大笑,反正家主也走了,他开始肆无忌惮。

韩进却不屈地瞪视着他,剧烈的痛苦也没让他发出一点声音。

“草,还敢跟本少爷斗!”韩峰大怒,让内力

在韩进的丹田里更加猛烈地破坏。

韩进感觉自己多年修出的内力在迅速扩散,索性闭上了眼睛。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冷汗已经湿遍了全身。

“韩峰,你太

过分了!还不快住手!”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从旁边走出一个妙龄少女。少女手叉着腰,怒视着韩峰。

“你……韩雪,这关你什么事?”韩峰有些恼怒。

“韩进已经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故意折磨他?如果你再不住手,我就告诉家主!”韩雪怒声道。

韩峰没办法,恶狠狠地瞪了韩雪一眼,然后又不甘心地看着韩进:“妈蛋,算你走运!”这里毕竟还有不少人,他虽然不想就这么放过韩进,但是既然被韩雪点出来了就不能继续下去,这对自己以后竞选家主影响不好。

他眼中闪过一丝阴狠,韩进顿时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