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在线阅读(奉旨成婚)

时间:2021-11-25 12:49:47    作者:时浅    来源:qy

小说简介:《奉旨成婚》是时浅创作的一部古代小说,作者文笔细腻,小说的剧情不落俗套,尤其是谢语凝风箫寒人设很吸引人,奉旨成婚整片文笔极佳,强烈推荐。谢语凝笑了笑:“我倒是低估她了。不过也是,在秦贵妃身边待了那.........

好看的小说在线阅读(奉旨成婚)

谢语凝笑了笑:“我倒是低估她了。不过也是,在秦贵妃身边待了那么久,难免会有些目中无人。”没错,这个若伊,就是秦贵妃派过来的人,不过不同于旁的细作那般躲躲藏藏,若伊,是被光明正大的送进落云轩的,并且一进来就直接升了一等宫女。

在谢语凝入宫前,开始陆陆续续的挑选宫人进入落云轩,秦贵妃便是在那个时候向皇上提议,将自己身边的二等宫女送了过来。秦贵妃的理由十分冠冕堂皇,只说谢语凝刚入宫,需要一个熟悉宫中事宜的人伺候,恰好自己身边的若伊乖巧伶俐,正是合适的人选。

贵妃宠冠后宫,又是“好意”,风箫寒不可能在这种小事上落她面子,况且,贵妃特意赐下宫女,也代表了她对新入宫嫔妃的大度和恩赏,无论如何也没有理由拒绝。于是,便促成了今日这般局面。

可这一回,怎么这么快就耐不住了?按说,谢语凝现在刚进宫,不说性子好不好拿捏吧,就明面上看,也是个刚得宠的妃子,若伊那样爱惜自己的人,怎么说也不可能冒着惹怒她的风险,就为了惩治一下和她并无过节的芳玉吧?

谢语凝有些好笑:“好了,现在知道也不晚,以后多留心一点就是了。”妙兰还是有些郁闷:“可我还是不太明白,这种派来监视的,难道不该藏着掖着么?这怎么,怎么还能这么光明正大?”

“好了好了。”谢语凝觉得光看这两人斗嘴都能乐一天,根本不会觉得无聊,“你们俩一起长大,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什么事都能吵起来?”“没吵。”“不是在吵。”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妙兰气哼哼的瞪了枳汐一眼,挤开她站到谢语凝身后:“不过娘娘,咱们既然都知道了若伊是秦贵妃的人,难道还要放任她留在落云轩么?”谢语凝这下也有些哭笑不得了:“就是因为她是贵妃‘送’给我的,我才更不能随意处置啊。”

“许多事情,本就是没有道理可讲的。”谢语凝微微的笑,“何况,只是一个宫女而已,她身份摆在那,我虽不能处置她,可她的行动也受到了限制。”“无非就是多了个烦心的人在身边转悠,还翻不起什么大浪。再说了,咱们宫里,这样的人可不少,这个摆在明面上的,反而更容易防范。”

谢语凝但笑不语。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她重新拿起了书。收拾个宫女而已,不是什么难事,好好运作一下,说不定非但不会得罪贵妃,还能反过来坑她一把。不过现在并不急着做这些,她才刚刚进宫,不宜大动肝火,只要若伊不上赶着舞到她面前,一切,还是从长计议吧。

“奴才参见凝妃娘娘。”风箫寒身边的大总管许岩笑着行了礼,“皇上口谕,一会儿过来落云轩用膳。”用膳?谢语凝眨眨眼睛,片刻后压下匪夷所思,微笑着应了许岩的话。待枳汐将人送出门,妙兰立刻喜笑颜开:“陛下要过来用膳!而且,还是许公公亲自过来传的口谕!”

谢语凝早习惯这两人的相处模式了,也没管她们,兀自陷入了沉思。风箫寒在她入宫的第二日就特意跑来陪她用膳,且还是午膳,这着实让她难以置信。据她所了解的情况来看,这整个后宫里,陪风箫寒用过膳的妃嫔不少,但能让他特意赶到某个妃子的宫中用午膳的,却是寥寥无几。

毕竟,当今圣上勤政爱民,除开特殊情况,只有晚间才会入后宫,近一年甚至要隔上好几日才会进后宫一次,可现在,风箫寒却在短短的一天之内,为谢语凝一再破例。这样的举动,如果不是偏爱,就只能解释为别有用心了。

谢语凝微微蹙起眉,难道,风箫寒把她弄进宫,是要用她吸引各方视线,然后在她的掩护下做点什么吗?可是,昨晚他的疼惜,并不似作伪,前世他对她的偏心,总不可能也是为了混淆视听吧?

谢语凝好不容易理顺的思绪,又一次陷入了混乱。风箫寒来的不早不晚,膳房刚将午膳送来,还没摆上桌,风箫寒就到了。这时间赶的,就好像精心算好了一样。“陛下。”谢语凝上前给风箫寒行礼,还没福下身,就被风箫寒双手搀了起来:“不必多礼,日后若非重要场合,你都无需向朕行礼。”

谢语凝疑惑了片刻,正色道:“陛下,这不合规矩。”“这是朕给你的特权,帝王特许古来有之,不算破例,也不违礼制。”风箫寒温声说着,轻轻揽着她,带她入了席。一众宫人加快速度,把膳食一一摆好,便低眉顺眼的退了出去。

许岩很有眼力见的站到风箫寒的另一边,保证挡不到他的视线后,才拿起筷子给风箫寒布菜,其间愣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试图让自己变成个隐形人。妙兰和枳汐看着这微妙的气氛,也都轻手轻脚的站过去,连呼吸都屏住了些许。

谢语凝的父母十分开明,对她疼爱有加,对她的教养也和其他闺阁小姐并不完全相同,给了她更多的自由。因此,谢语凝私下的时候没那么重规矩,待枳汐妙兰如姐妹,吃饭也喜欢自己动手。

枳汐刚伸过去筷子,还没把菜夹起来,谢语凝就已经习惯性的也伸出了筷子。更好笑的是,枳汐虽不常布菜,但她清楚的知道谢语凝的喜好,也就导致了两人同时伸筷子,大概率会夹中同一道菜。

尤其对上许岩已经尽量掩饰,但还是稍显震惊的视线后,就连谢语凝都不自在的咳了几声,默默放下了筷子。风箫寒看着这一桌子涌动的诡异气氛,突然就轻笑了一声。谢语凝恼羞成怒:“陛下是在嘲笑臣妾吗?”

“不是不是,别生气。”风箫寒连忙收了笑,好声好气的哄,“朕是觉得你们主仆情深,替你高兴。”谢语凝:“…………”许是知道自己这话过于牵强,风箫寒也收了声,看向许岩道:“你们几个出去罢。”

等人都走了,风箫寒才挪过去紧挨着谢语凝坐下,顺手将人虚搂进了怀里:“别生气了,我刚才真不是在笑你,只是觉得,你很可爱。”谢语凝却根本顾不上风箫寒对她的评价,瞪大了眼睛道:“陛下刚才,自称什么?”

风箫寒一愣,仔细回想之后发现自己竟无意识将“我”脱口而出,一时有些懊恼。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这样也好,一直对着谢语凝自称“朕”,他自己都觉得不习惯。他不愿同她这般生疏,如此也好,一次性挑明了,也算是合了他的心意。

“日后,”风箫寒酝酿了一下,坦然道,“在你面前,我便不自称‘朕’了,你也莫要自称‘臣妾’,就以‘你我’相称,可好?”谢语凝已经震惊得忘记了自己在风箫寒面前乖巧温顺的人设,想也不想就直接问出了口:“为何?”

风箫寒:“不为什么,我只是想同你更亲近一些。”谢语凝皱眉:“只是这样?”“只是这样。”风箫寒轻轻抚平了她的眉心。谢语凝无法理解:“为什么呢?难道,陛下是有什么计划需要我配合,才故意做出恩宠的样子来混淆旁人视线?可即便如此,我们私下也无需……”

话未说完,就被风箫寒轻轻吻了一下。“不是。”风箫寒说,“没有任何原因,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想待你好些,仅此而已。”谢语凝刚想开口,就又被亲了一下:“我知道你可能暂时理解不了,但我所言句句属实,我不希望你和其他宫妃一样,敬着我远着我,或是故意讨好我,在我心中,你是不同的。”

谢语凝愣怔了一下。她不知道哪里不同,可前世发生的事情,已经明确向她证明过这一点。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应该深入问下去,可询问的话临到嘴边,她又突然察觉到了不妥。风箫寒是皇帝,他说他待她不同,那就是不同,这其中真的有什么原因吗,就算有,她又真的该问,或者真的能问吗?

她觉得以她和风箫寒如今的关系,还远不到能交心的地步。她可以试探的问他是不是需要她配合做戏转移视线,是因为她这般说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表示她愿意站在风箫寒身边,所以不管答案如何,她都无需顾忌。

可要问风箫寒为什么对她特别,就是很私人的问题了,严重点甚至能说她在试图窥探帝心。而且,她总觉得知道了真正的原因,她和风箫寒之间纯粹的合作关系就变味了,她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牵扯,因此,她就更不该去探究他的真心。

重活的这一世,她比从前更害怕事情脱离控制,他好奇风箫寒对自己特别的态度之下掩藏的真相,但也担心知道了真相之后,她的计划会因此发生变数。所以还是适可而止的好,她不能冒险,一切都该按照原本规划好的方向进行,其他事情,远不及报仇和护好谢家来的重要。

“语凝?”风箫寒轻唤了一声,“在想什么?”谢语凝回神,笑了笑:“没有,用膳罢,菜快要凉了。”“……好。”风箫寒放开她,眼底闪过一抹失落。其实这个时候,就算她问,他可能也不会把真相告诉她。

关键字:

奉旨成婚小说
大妮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