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商战小说,评分9.5以上的都市小说
<
当前位置:

花冷戏写的小说-穿书:太上皇的小傻妃又逃跑失败了在线看完整版

2021-12-23 15:22:12小说名穿书:太上皇的小傻妃又逃跑失败了作者花冷戏TB

小说简介:小说角色名是楚尧周锦宸的名称为《穿书:太上皇的小傻妃又逃跑失败了》,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花冷戏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沈俊哲忍不住笑出了声:“年龄大了,就别犟了,让太医院给你开个方子...

花冷戏写的小说-穿书:太上皇的小傻妃又逃跑失败了在线看完整版

当天晚上,周锦宸下旨让楚尧侍寝。

虽然是冬天,但并不是那么的冷。有时候觉得自己不知疲惫,同时也安静地,随着自己坦然的心情。知道想要什么,但总是觉得不是那样的努力,也不够用心。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心情从来没有像这段时间这么平静过。生活像进入到了另一个轨迹,既熟悉又陌生的境遇。我不能够去想一个人,一点也不能,一遇到想念,就会出现那样一种印象,孤孤单单,似乎总是一个人,也许头发白了,也许满脸泪水,也许满脸憔悴。没有欢乐也没有悲伤,永远那样的平静,静静地过着的生活,也许和我一样在想念但是不愿相见。可依然能感觉到那发自内心的疼爱。每当此时会禁不住流下泪来,有时候甚至不能控制自己,尽管此时一个人,往往是一个人时就情不自禁的想起。成了永久的惦念,永远也无法释怀。在生活中总有那样的一些时候,发现自己并不是真实的自己,还是像过去一样有着深深地孤独,在寂静的深夜里不能入睡,伴着静而暗的夜色,把这平平常常的生活指向心灵的深处。有时候是那样渴望记录自己的生活,记录自己的心情,以便自己慢慢老去的时候,能在每一天都留下对往昔的回忆,也更好的度过余下的生活。也许正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切都在慢慢地发生变化,这平平淡淡的生活渐渐把青春的一切埋葬在真真实实的现实的生活中。人之所以为人。生活这所以为生活。遇见之所以为遇见。忘却之所以为忘却。一切的一切在有生之年是回忆,不断的面对,不断的选择,不断的思考,不断的追忆,不断的幻想,不断的希望,到最后一切都化为乌有。只为那曾经与现在生活中的遇见。

尧和紫白两个人急得团团转。

紫白担心隆起的肚子惹太上皇有所察觉。

楚尧的担心却不好说出口,周锦宸体力惊人,折腾起人来简直要命。

这个时候称病,恐有推脱侍寝之嫌。紫白急得坐立不安。

楚尧抚摸着肚子,他如今这幅模样周锦宸下得去手才怪,他这么做也许另有目的。

到这里楚尧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快去采摘一些玫瑰花瓣来。

他记得周锦宸十分不喜这个味道,之前有一名宫人将玫瑰花放入花瓶摆在了书房,周锦宸下令直接将其杖毙。

一翻折腾下来,楚尧一身的玫瑰花香。

紫白捏着鼻子:味道是不是太大了,香的有些腻人。

楚尧忍住胃中不适,这不是没办法了吗,不然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夜幕降临,贵喜带着宫人将楚尧带去了寝宫。

周锦宸沐浴后衣服并没有好好穿,大片腹肌呈现在楚尧的眼前。

他坐在窗边,衣襟大开,黑色头发散落在肩上,发尾挂着水珠,紧实的双腿交叠在一起,一句诱色可餐不足以形容现在的周锦宸。

楚尧刚走过去,周锦宸脸色微变。

把他带下去沐浴,什么时候将这一身臭味洗净再送回来。周锦宸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他这辈子都忘不掉,他母妃被赐了一丈红,以血滋养周围的玫瑰花。

太上皇,臣妾知道要侍寝,特意将自己弄的香香的,你不喜欢吗?楚尧略显天真的看向周锦宸。

他想激怒他,这样就不用侍寝了,但是他不知道,这是何等的危险,无疑是拿命在赌。

周锦宸起身掐住了楚尧肉肉的双颊声音毫无温度:就这么不想侍寝吗。

楚尧感觉到了一阵杀意,对上他冰冷的眸子,他紧紧抱住了周锦宸精壮的腰肢。

想的,不然也不会将自己泡的香香的。楚尧说完,手臂紧了紧:我胖了身材也不好了,怕你嫌弃嘛。

周锦宸低眸,眼神复杂。

楚尧吻落了下来,周锦宸将人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他对肉包子,没有任何的想法。

楚尧搂着周锦宸的腰,眼巴巴的抬头看着他: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嘛?

周锦宸的大手落在了楚尧的腰间,随手捏了一把。

楚尧不好意思的躲在了被子里。

周锦宸的手捏着楚尧身上的肉淡淡道:马上入夏,你这一身膘打算留着过年吗?

楚尧探出头:肚子肉更多。说着楚尧挺了一下肚子。

周锦宸:…

肚子里的崽崽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动了起来,吓得楚尧猛的推开周锦宸。

周锦宸蹙眉,手搭在了楚尧的肚子上。

像不像怀孕了。楚尧说在拉着周锦宸的手:这里是你的崽崽,你猜猜是男孩是女孩。

胡说八道。周锦宸收回手,男子怎么有孕。

楚尧不满,再一次拉着周锦宸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就是有崽了,你猜猜看嘛。

周锦宸觉得楚尧幼稚,于是不予理会,楚尧哼了一声,

沈若莲却笑的更加开心:“沈若冰,你还真是个蠢货!你或许还不知道,你沈家三郎四郎的死,是皇上默许了的!”轰!这句话像惊雷一样狠狠的在沈若冰耳边炸开,她咬牙:“我不信,他不会这么做的.”

用屁股对着周锦宸。

我身材不好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之前你还搂着我的腰,叫我宝宝呢。楚尧哀怨道。

周锦宸抬起腿在楚尧的屁股上踹了一脚,他何时如此肉麻的叫过他了。

又胖又蠢。周锦宸沉声道。

就在这时,楚尧突然坐起身:快,快,快,我腿抽筋了。

周锦宸懒得搭理他,尤其是,他那一身恶心人的气味,他扯过被子盖在身上准备睡觉。

楚尧有些浮肿,白皙的腿上一按一个小坑,白皙的小脸肉乎乎的,脚趾粉嫩十分可爱。

楚尧揉了一会躺在了周锦宸的身边:我换床睡不着,你哄我睡觉好不好。

周锦宸没吭声。

好不好嘛。楚尧调整了姿势,将脚搭在了周锦宸的小腿上。

食不言寝不语。周锦宸声音依旧低沉。

楚尧小嘴叭叭的说个不停。

太上皇,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楚尧太字形躺在床上。

周锦宸淡淡道:朕喜欢睡觉不说话的人。

楚尧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才睡着,好不容易睡着了,没多久就被憋醒了。

他站起身,忘了是睡在周锦宸的寝宫了,一脚踩在了周锦宸的某处。

周锦宸睁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楚尧不好意思的看了周锦宸一眼: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别这么看着我,嘘不出来。

周锦宸转过身,楚尧甩了甩上了床。

太上皇,我睡不着了,你给我讲个故事吧。楚尧搂着周锦宸的腰道,脸贴在他的背上。

从前,有个小破孩,他晚上睡觉话多,第二天脑袋就让人拧下…

不等周锦宸说完,楚尧捂住了他的嘴,

又过了一会,楚尧睡着了,窝在周锦宸的怀里。

可算睡着了,周锦宸拽过被子扔在了楚尧的身上。

翌日。

周锦宸起床,硬是把睡梦中的楚尧抱出了寝宫。

沈俊哲坐在书房等了一个多时辰,见周锦宸抱着楚尧,嘴角漏出一抹微笑。

死傲娇,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楚尧看到沈俊哲瞬间没了困意。

哥…

唔——

还不等楚尧把话说完,周锦宸封住了楚尧的唇。

沈俊哲眼里的落寞显而易见,随后强挤出一丝笑容:大早上的就这么亲热,能不能顾虑一下其他孤家寡人啊。说完他看向身后的赵青:你说是不是。

赵青退了出去关上了书房的门。

楚尧想推开周锦宸奈何力气没有他大。

一吻结束后,周锦宸拍了拍楚尧道:昨天你也累了,去休息。

楚尧一脸懵接话道:我不累啊,让你喝枸杞你偏不听,老老实实睡个觉都觉得累。

沈俊哲忍不住笑出了声:年龄大了,就别犟了,让太医院给你开个方子,补补吧,不然睡个觉都累,也不是办法。

周锦宸的手臂微微用力。

楚尧吃痛皱眉。

哥哥给你带了果子,交给了宫人,果子味酸,不易多吃。沈俊哲关心道。

那我去吃果子了。说着楚尧嫌弃的推开周锦宸,老男人哪有果子香。

楚尧走后沈俊哲站起身:丞相之位臣接下了。

周锦宸点了点头,政事与其他事不能混为一谈。

他清楚,沈俊哲也懂得分寸。

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变的。许多时候,言行与结果之间,往往具有一定的距离,因此,我们必须学会给自己留有余地。给自己留有余地,也是善待自己的一种方式。要学会给他人留面子,学会宽容。宽容是一种胸怀,宽容是一种境界。人要成大事,就一定要有开阔的胸怀。只有养成了坦然面对、包容一些人和事的习惯,给他人留面子,这样才能够取得事业上的成功与辉煌。

楚尧坐在石椅上,开心的吃着酸果子,沈俊哲走前还与他寒暄了几句。

周锦宸冷着脸走了出来,将桌子上的果子递给一旁的宫人:丢了,喂狗。

楚尧有孕,难得有酸物可吃,果子被拿走自然心疼:太上皇,你这是做什么,快还给我。

周锦宸看他在意的模样,伸出手拎着楚尧的衣领: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

楚尧贴在周锦宸坚硬的胸口上:太上皇是吃醋了?

周锦宸低眸,脸沉了下来:朕用过的恭桶,就算销毁,旁人也用不得。

楚尧笑容定格在脸上。

周锦宸收回目光:想活着,你要懂事。

楚尧自嘲一笑,又不是他想侍寝的,他配不上沈俊哲他心里清楚,用不着他提醒。

那我能吃酸果子了吗?楚尧拽着周锦宸的衣袖,脸蛋肉肉的鼓起来跟河豚似的。

扔完了。赵青站在一旁道。

楚尧吸了吸鼻子,小嘴瘪瘪着,眼圈泛红。

呜呜——

周锦宸顺手将楚尧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楚尧搂着周锦宸的脖颈撒娇道:那太上皇,能不能给我挖点干净的土啊。

我想吃。楚尧眼睛无辜的眨了眨,孕期他什么都想吃,大前天,他想吃树皮…

吃不到闹心的睡不着,没办法紫白给他拿了一小块,他咬了一口过了过瘾,并没有咽下去。

周锦宸:难怪你胖。

楚尧吐了吐舌头,周锦宸当然不会给他挖土吃,但让御膳房给他准备了酸汤。

楚尧坐在一旁喝着酸汤,吃着烤鸡腿,美得不得了。

不许吃出声。周锦宸看着书呵斥道。

楚尧放下鸡骨头,没一会,他对着站在一旁的赵青眨了眨眼。

赵青从衣袖拿出了苹果递给楚尧。

楚尧啃了一个苹果后,肚子咕噜咕噜响了起来。

赵青又从衣袖中拿出了柑橘。

周锦宸侧身看着楚尧。

楚尧把半个橘子塞进了嘴里:吃,吃,水果,不不胖人。

周锦宸拿过一旁的手绢堵住了楚尧的嘴。

别弄脏了朕的书。周锦宸淡淡道。

楚尧吃完了橘子脸贴在周锦宸的胳膊处眯了起来。

等他睡着后,周锦宸摆了摆手。

赵青弯下腰,龇牙咧嘴的将楚尧横抱了起来。

等把楚尧放到床上后,赵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你也喝点枸杞吧,我看你这样够呛了。紫白嫌弃道。

自从上次,紫白就看赵青不顺眼。

我未来媳妇不嫌就行,用你废话。赵青不干了,楚尧欺负他就算了,她算什么。

在吵吵,我让楚太妃把你送给寡妇。紫白掐着腰愤怒道。

赵青:…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