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商战小说,评分9.5以上的都市小说
<
当前位置:

离婚后秦少又来追妻了全文免费阅读 离婚后秦少又来追妻了奈奈喵百万

2021-12-23 16:28:50小说名离婚后秦少又来追妻了作者奈奈喵百万ZH

小说简介:《离婚后秦少又来追妻了》是奈奈喵百万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作者文笔细腻,小说的剧情不落俗套,尤其是阮莺秦仞人设很吸引人,离婚后秦少又来追妻了整片文笔极佳,强烈推荐。为他背负血案秘密,为他挨下两刀……阮莺爱秦仞四年,以...

离婚后秦少又来追妻了全文免费阅读 离婚后秦少又来追妻了奈奈喵百万

秦仞抓起办公桌上的文件朝她扔了过去,你给我闭嘴!

她的原因,他当然知道了,买凶杀夫后出去痛痛快快的玩了一个多月嘛。

瞧瞧她的演技多成熟啊,现在竟然还有脸来拿这件事为自己博取利益!!

秦仞拉开领带,将办公椅踢开老远,指着地板低吼:要么跪,要么给我滚!!

阮莺被那些纸张打得偏过了头,她睁大眼睛,把盈满眼眶的泪水往里头使劲逼。而后转过身,紧抿着唇匆匆离开了办公室。尽管她尽力挺直了背,好让自己走得有尊严一些,但凌乱的步伐还是出卖了她的心。

一颗被侮辱的心。

秦仞冷冷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她这么清高,当然是不可能跪的。

可今天不跪,还有明天,还有后天……

总有一天,她得把她的自尊跪碎在他脚下。

第二天,阮莺没来。

第三天,她依旧没来。

秦仞等得很浮躁,他身边女人无数,但阮莺始终是那个最让他控制不住的。她冷静强势的进入他的生活,而后又决绝冷情的退出,把他的意愿当狗屁!

从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耍着他玩!

秦仞一脚踢翻了垃圾桶,抽了两根烟才平静下来。他给赵元风打了个电话,十五分钟,我要知道她在哪里。

电话刚落,他的手机进来一条信息:「您尾号8698的储蓄卡账户8月9日14时36分网络ATM取款支出人民币10.000.000元,活期余额……」

一千万的取款。

秦仞倏然冷笑,好,阮莺,真有你的。

她竟然用了这么粗暴直接的办法来解决舅舅公司的困难,看,她多么聪明。

多么大胆!

秦仞踹翻了茶几,双眸涌动着怒意。

他的礼物还多得是!

丫头,这、这钱你哪里来的?舅舅瞪大了双眼。

阮莺笑笑,先解燃眉之急。

秦仞拖着不离婚,她也要利用这份婚姻带来的好处不是么?用他的钱补他捅的漏子,合情合理。

舅舅,这次的事情是个警醒,亲兄弟明算账,合作必须按流程来。这种事情再来一次,您说我们工厂扛得住么?

一个铁打的汉子也得对钱低头,舅舅这几天愁得头发白了大半,十分赞同的点头,是我疏忽。

这部分货最好还是卖出去,能拓展其他客户资源吗?阮莺又问。

我这两天联系了一圈,不是说不缺货就是说型号不合。

再打打电话吧。阮莺在办公桌前坐下,叫客户部加把劲,我跟您也出去谈客户。秦氏……可能做不了我们公司的那棵大树了。

背靠大树好乘凉,但不是人人都有能力靠得稳的。

第二天傍晚,阮莺和舅舅两人出去谈客户,他们要见的是一位中型企业的老总,杨总。杨总带了个副手过来,四人一同落座,他便迫不及待的打量起阮莺来。

柳总!合同的事我们待会再说,先喝他个几杯。

他这么说了,舅舅也只好陪笑,招呼服务员上菜。

才开席,杨总就逼着舅舅喝了两杯白酒,他还有意灌阮莺,被她以刚吃过抗炎药为由挡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舅舅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起身去卫生间醒神。杨总瞥了身旁的年轻人一眼,他十分有眼色的跟了出去。

阮莺走过去把门打开,杨总,里面空气太差——

她还没说完,这油光满面的东西竟然朝她扑了过来!

阮小姐,合同成不成其实就看你一句话。他笑得下流,厚唇往阮莺的身上压。

你滚开!阮莺心下慌乱,她没想到杨总会大胆到这个地步!门开着啊!

男女力量完全不在一个层级,阮莺挣扎不开,这时掉在旁边手机响了,她抓到耳边尖叫:秦仞,救我!!

秦仞?杨总反倒嘿笑起来,你知不知道秦总跟我们都打过招呼,不要跟你们公司合作?不过你要是乖一点,我可以为了你突破限制。

滚开!!

他妈的,让老子睡是你的福气!杨总把阮莺的手压在两侧,再次俯下身来。

门口人影一动,秦仞那张冷峻的脸出现在阮莺视线中。

秦仞!!她激动得有些想哭。

秦仞狠绝的个性杨总有所耳闻,心一颤,立刻停了动作。正要起身,却见门口的人面无波动的离开了。

阮莺的大脑嗡鸣,脸色煞白。

他……只是来看她苟延残喘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总愣了一下,大笑出声,你算秦仞什么东西?他只搞你的公司没搞你就已经很不错了!

阮莺也笑了起来,笑得全身都在颤抖,这反而把杨总惊到了,半天没下手。

杨总,你说得对,我算他什么东西?攀上你才实在啊。阮莺看着他,两颊白里透红,眼睛亮亮的,虽然她没有刻意卖弄风情,但凌乱的头发和衣领已经让杨总热血贲张。

她开始解自己的衬衫,娇娇的说:你坐得我的腿好痛。

杨总咽了口口水,肥臀从她腿上移开,阮莺迅速翻身,伸直了手将桌沿上的酒瓶拿下来用力敲在杨总头上。

贱人!杨总扬手扇她,指尖还没碰到她的脸,突然惨叫了一声。

谁他妈敢踹——秦总?!

秦仞一脚踢在他胸口,将自己无法对阮莺见死不救的怒气发泄在这头肥猪上。

阮莺站起身,面色平静的理了理头发,将解开的衬衫重新扣上,然后她拿起包,谁都没看一眼,直接出了包厢。

秦仞几大步就赶上了她,拽着她的手腕隐忍着怒气道:谢谢两个字不会说?

阮莺轻瞥了他一眼,带着蔑视,谢你?

秦仞收紧力道,讥讽的看了一眼她的上衣,如果不是我赶到,你的衣服已经脱完了。

啪!

阮莺狠狠给了他一巴掌,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畜生!

秦仞幽暗的双眸里腾起两簇怒火,咬紧牙根,一字一句道:我如果是畜生,你是畜生不如。

她可以狠下心来买凶杀夫,他却做不到!

阮莺紧咬着唇仰头看她,眼睛渐渐红了,和秦仞的纠缠让她要发疯了,要崩溃了!

他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要折磨她?!

热门阅读